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法律新闻 业内动态 律师风采 案例展示 业务范围 法律法规 研究交流 法治随想 在线问答 联系我们
点击排行
·范述喜律师受聘担任贵州省第一人民检察院听
·乡村振兴让乡亲们过上好光景
·《刑法修正案》续
·九紫星律所召开2021年终工作总结暨消防知识
·九紫星所律师受邀为天柱县邦洞街道党员培训
·龙某智开设赌场罪案辩护词
热点图片

范述喜律师受聘担任贵

九紫星律所召开2021年

九紫星所律师受邀为天

韦豪章 实习律师
推荐信息
·全款购买的商铺被房开抵押 业主的利益唯盼政
·贵州兴商律师事务所名称变更为贵州九紫星律
·制度的魅力
·11岁白血病女童起诉母亲索要30万元抚养费治
·范述喜:集广博与专业于一体的资深律师
·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法律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律师|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 法律文书 >> 正文
  详细内容  
龙某智开设赌场罪案辩护词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86    更新时间:2021/10/14
 

龙某智开设赌场罪辩护

审判长、审判员:

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接受嫌疑人龙某智亲属的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龙某智涉嫌开设赌场罪一案的辩护人,出席今天的法庭审理活动。现发表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本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龙某智构成开设赌场罪没有异议。

龙某智参与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发布有关开设赌场、赌博违法犯罪信息以及收买他人信用卡信息用于开设赌场,龙某智对其行为认罪认罚。

但本辩护人对起诉书将龙某智、腾云非法购买他人信用卡信息的行为另列收买信用卡信息罪,要与开设赌场罪数罪并罚有异议。辩护人认为收买信用卡信息也是为了开设赌场,系牵连犯罪,与开设赌场同一犯罪目的,目的行为与方法行为牵连,不属于《刑法》规定应当单独构成犯罪并应数罪并罚的情形,因此收买信用卡信息罪不成立。

二、被告人龙某智属从犯、初犯、偶犯,在本案中犯罪地位、作用、情节比较轻微。

    正如起诉书所述,在本案中涉案的有四家单位,即北京乐海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乐海互动公司)、霍尔果斯智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霍尔果斯智娱公司)、合肥灵犀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灵犀公司)三家公为同一运营团队,实际以北京乐海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主体经营,主营地方休闲竞技游戏软件产品的研发和运营,该公司在贵州运营的游戏产品有:“麻友圈”、“麻友圈铜仁麻将”(于2019810日升级更名为的“雀友会贵阳麻将”又名“聚友贵州麻将”)、“公社麻将”。2018720日,霍尔果斯智娱科技有限公司与贵州万宇同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万宇同航公司)签订“麻友圈铜仁麻将”联合运营协议,由贵州万宇同航公司运营“麻友圈铜仁麻将”,霍尔果斯智娱公司占销售房卡利润85%、万宇同航公司占销售房卡利润15%,贵州万宇同航公司为空壳公司,除了与北京乐海公司签订的两款麻将游戏软件推广的业务外,没有其他业务,其运营的团队实际为北京乐海互动公司的员工。20198月份,被告人刘榛代表北京乐海互动公司与任某祥(另案处理)签订外包运营权,北京乐海互动公司占“公社麻将”的房卡销售利润的56%,任某祥占44%。龙某智既不是这些公司的股东,不是这些公司的高管,不是这些公司的技术骨干,也没有参与承包经营,没有参与分配利润。龙某智只是这些公司共同在贵阳设立的经营平台的谱通打工人员,一切行动都是听从他人指挥,靠推广赌博的APP以获取报酬。在20198月“聚友”APP推出以前,公司是以其所推出APP下载量计算龙某智等推广人员的工资报酬。自“聚友”APP被乐海公司推出以后,乐海公司便以玩家消耗房卡的数量来计算底层推广人员的工资报酬。龙某智在上述推广过程中发展孟某实等人开盟,以及在GMT后台为盟主充房卡的行为均为公司所指派的工作任务。龙某智的行为符合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检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第一款所规定的明知是赌博网站,而为其提供发展会员服务属于开设赌场罪的共同犯罪的规定,在开设赌场犯罪中系为赌博网站提供辅助性服务,其从房卡中获得的利润提成可归为从赌博网站获取的“服务费”报酬。龙某智参与所谓建盟开盟,都是由其上司刘榛请示公司老总马睿同意,并按公司的规定和上司的安排执行的,龙某智中途还放弃了继续开盟的行为,并没有参与赛事盟的后续行为。

纵观全案并结合以上事实,辩护人认为龙某智不是本次犯罪的组织者、主导者,对本案犯罪结果的发生仅起辅助作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条第一款:“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条第二款之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又根据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贯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第10条(二):“一般共同犯罪中的从犯,起次要作用的,应当减少基准刑的30%40%;起辅助作用的,应当减少基准刑的40%50%,犯罪较轻的,应当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之规定,请求贵院考虑对嫌疑人龙某智按以上标准做减轻处罚建议。

三、被告人龙某智坦白并认罪认罚,在家属的配合下主动上缴退赔涉案款453327元。

嫌疑人龙某智到案后积极配合侦查人员的工作,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的规定,系坦白。根据《指导意见》第十六条“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减少基准刑20%以下;揭发同案犯共同犯罪事实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第二十条“对于退赃、退赔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退赃、退赔行为对损害结果的弥补程度,退赃、退赔的数额及主动程度等情况确定从宽的比例。(1)主动全部退赃、退赔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之规定,请求贵院考虑对嫌疑人龙某智按以上标准做减轻处罚建议。

总之,被告人龙某智参与开设赌场,具有从轻或者免予处罚的法定和酌定量刑情节,提请合议庭对龙某智予以免除处罚或者适用缓刑。

                        

辩护人: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范述喜

                                  202128

文章录入:admin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分享 |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gzjzxls.com 版权所有: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黔ICP备18011291号-1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1707号
    地址:贵阳市花果园中央商务区7号楼21层24号 电话(传真):0851-86901641 技术支持:狼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