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法律新闻 业内动态 律师风采 案例展示 业务范围 法律法规 研究交流 法治随想 在线问答 联系我们
点击排行
·范述喜律师受聘担任贵州省第一人民检察院听
·乡村振兴让乡亲们过上好光景
·《刑法修正案》续
·九紫星律所召开2021年终工作总结暨消防知识
·九紫星所律师受邀为天柱县邦洞街道党员培训
·龙某智开设赌场罪案辩护词
热点图片

范述喜律师受聘担任贵

九紫星律所召开2021年

九紫星所律师受邀为天

韦豪章 实习律师
推荐信息
·全款购买的商铺被房开抵押 业主的利益唯盼政
·贵州兴商律师事务所名称变更为贵州九紫星律
·制度的魅力
·11岁白血病女童起诉母亲索要30万元抚养费治
·范述喜:集广博与专业于一体的资深律师
·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法律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律师|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 法律文书 >> 正文
  详细内容  
陈秋不构成职务侵占罪辩护词
作者:范述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367    更新时间:2018/7/31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本律师依法接受被告人陈秋的委托和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指派,与贵州子尹律师事务所令狐兴中律师共同担任陈秋的辩护人。我们经过多次与陈秋了解情况,认真阅读卷宗材料,参加两次开庭调查。按照《刑事诉讼法》第53条的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我们认为本案起诉书对陈秋构成职务侵占罪的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一、起诉书指控内容在逻辑上出现悖论
    起诉书中指控陈秋安排公司出纳金彩霞在工商银行开设私人账户,将贵州泰贝克建材有限公司结算的转运费存至该账户。在扣除了运输费、铲车费用、管理元费用后,剩余的每吨2.5元存至该私人账户。2014年6月26日,被告人陈秋安排金彩霞将公司30万资金转入陈秋账户,以此认定陈秋侵占了30万元的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中在卷证据显示,起诉书指控的30万元在2014年6月26日分为三次从两个账户中转入。其中从金彩霞个人名下的私人账户(账户号62293901004114570)转入陈秋个人账户中1万元,另外从桐梓县工农经贸有限责任公司对公账户中(账户号02000866388)分两笔资金转入陈秋个人账户,分别为14万元、15万元,并且备注栏中特别注明系还款。
    由此辩护人认为,从对公账户转入陈秋个人账户中的资金,系公开的、透明的,并且用途也说明的很清楚,系公司与陈秋的借贷关系,公诉机关据此认定为陈秋侵占的事实,难以成立。
    二、公司与个人财产出现混同
    从陈秋的供述和辩解、公司法定代表人付锐的陈述、《退股协议》以及工农村委会、公司共同出具《关于对陈秋职务侵占一案予以刑事谅解及请求免于刑事处罚的情况说明》等证据显示,工农经贸有限责任公司从2013年6月26日成立之日起至陈秋退股之日止,工农村委会作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除了在公司成立之时出资3万元注册费外,并未再进行任何出资,也从未实际参与公司任何经营管理。公司的实际经营、管理,以及公司的运营都由陈秋实际掌控。陈秋在公司经营困难期间多次用自有资金维持公司运转,还以个人名义对外举债,维持公司经营。以此来看,工农经贸有限公司其实质变成是被告人陈秋的一人责任有限公司。再从与工农村委会的关系来看,在陈秋经营管理的这几年中,没有搞年度结算,没有分红。也不管亏盈,公司怎样的困难,哪怕陈秋自己举债,每年都要给工农村委会上交管理费,已经共计上交了4万余元,从这个角度来说又有点像承包性质。因此,正如金彩霞所说得那样(2015年5月20日第7页的证言),认为这个公司就是陈秋的个人企业,陈秋的个人财产与该公司的财产出现了实质上的混同,出现公司账目、资金往来等难以进行实际区分,起码公司包括有陈秋的个人财产在内,不是单纯的公司财产。
    三、没有进行清算,债权债务不清
    迫于当时的压力,陈秋放弃了作为公司股东应有的权利,于2016年3月1日提出退股申请,并承诺“公司在2016年3月31日(前)所产生的一切业务的债权债务和所有纠纷由我自行负责处理”,2016年4月22日陈秋与与工农经贸有限公司签订了《退股协议》。《退股协议》第4条、第5条显示,公司及公司第一大股东工农村委会也认可,在退股协议签订之前其作为公司股东并未实际参与公司运营,之前陈秋以公司名义开展的业务均有陈秋进行善后,包括民间借贷等的债权债务都由陈秋承担。陈秋因此牺牲了自己的合法权益,背负了巨大的债务。问题在于,陈秋退股之时公司并未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进行清算、结算。究竟在工农村委会未参与投资管理的几年时间,陈秋与公司的账目往来、谁欠谁、欠多少,均未予以查清。如果公诉机关就此认定陈秋对公司财产进行了侵占,实难有据,据此判决难以服众。
    四、花钱买罪,岂有此理
    按理,2016年4月22日签订《退股协议》之后,陈秋与与工农经贸有限公司的权利义务,以及纠纷,都应当划上了句号。不管它是否合理,只要双方愿意,这本来是民事当事人的意志自治。退一步说,如果还有什么没有解决或者不能解决,也应该是通过民事法律关系来调整。在这之后,纪委还要强行介入,要求公司按照纪委的意思做财务账,根本就超出了纪委的职责,违反了公司法和企业财务制度。特别是不顾《退股协议》的约定,仅仅根据其中一笔业务往来还没有入账,就认定陈秋侵占企业57万元。陈秋怕事,为了息事宁人,不该退也退了这57万元,亏了又再亏,按常理说来就算了,结果还要被移送立案侦查追究刑事责任,真是怪哉?!试想想,如果陈秋当时不交这57万,坚持依法清算,又将会是什么结果呢?!再退一万步来说,就按起诉书的认定这57万也是多退了嘛。岂不是花钱买罪受,还有公道公平可言么?!
    总而言之,陈秋不构成职务侵占罪,不应该受到刑事追究,提请判决陈秋无罪。

               辩护人: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范述喜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一日
   
  
文章录入:admin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分享 |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gzjzxls.com 版权所有: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黔ICP备18011291号-1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1707号
    地址:贵阳市花果园中央商务区7号楼21层24号 电话(传真):0851-86901641 技术支持:狼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