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法律新闻 业内动态 律师风采 案例展示 业务范围 法律法规 研究交流 法治随想 在线问答 联系我们
点击排行
·范述喜律师受聘担任贵州省第一人民检察院听
·乡村振兴让乡亲们过上好光景
·《刑法修正案》续
·九紫星律所召开2021年终工作总结暨消防知识
·九紫星所律师受邀为天柱县邦洞街道党员培训
·龙某智开设赌场罪案辩护词
热点图片

范述喜律师受聘担任贵

九紫星律所召开2021年

九紫星所律师受邀为天

韦豪章 实习律师
推荐信息
·全款购买的商铺被房开抵押 业主的利益唯盼政
·贵州兴商律师事务所名称变更为贵州九紫星律
·制度的魅力
·11岁白血病女童起诉母亲索要30万元抚养费治
·范述喜:集广博与专业于一体的资深律师
·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法律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律师|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 法律文书 >> 正文
  详细内容  
贩毒案件辩护词
作者:钟英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431    更新时间:2018/7/30
 

辩护词

——钟英 律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陈一兄弟委托,指派钟英律师担任陈一杨二等五人涉嫌贩卖毒品一案陈一的一审辩护人。辩护人现就被告人陈一被指控贩卖毒品罪一案发表辩护如下:

一、关于犯罪定性的问题,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陈一贩卖海洛因的行为依法构成贩毒未遂。

《刑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未遂与既遂的区分,实质是行为对法益的侵犯程度之分区分标准犯罪行为是否发生了行为人所追求的,行为性质所决定的法益侵害结果。行为的既遂,必须考虑具体犯罪构成所设定的法益是否受到犯罪行为的现实侵害或威胁,如果受到侵害或威胁,则是犯罪的既遂,否则,只能成立未遂。在贩卖毒品的行为中,毒品实际交付是否已经完成,对其所能够侵害的法益的影响程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已经实际完成交付的毒品,会对吸食者的身心健康造成威胁,进而影响社会秩序但是,如果贩卖的毒品没有交付完成(或所贩卖的毒品系侦查机关控制下的交付),毒品不会扩散到社会大众领域,着手进行毒品交易的行为便不可能侵害或威胁到社会公众的身心健康生命安全。因此,行为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实际完成毒品交付的,毒品没有现实地交付,就没有对惩治贩卖毒品罪所保护的法益——公众健康,形成现实的、急迫的威胁此种状态下的贩卖行为依法应定性为贩卖毒品罪未遂。

本案被告人陈一贩卖毒品之行为来看,其贩卖毒品之行为均因其意志之外的客观原因被迫终止了。被告人陈一贩第一次贩卖448克海洛因的行为属于交易、交付未完成的犯罪未遂。被告人陈一贩卖448克海洛因贩卖着手行为进程中的运输途中即案发被公安机关全部查获,直接导致448克海洛因未实际完成交易交付给毒品购买人(被告人)杨二。被告人陈一着手贩卖448克海洛行为没有对贩卖毒品罪所保护的法益——公众健康,形成现实的、急迫的威胁依法应认定为贩毒罪未遂

被告人陈一第二次贩卖683.6克海洛因是在公安机关“特情引诱”下发生的整个行为进程都是由公安机关为了抓捕被告人陈一而策划、推动、引起的,所谓的贩卖毒品行为一直处于公安机关的控制之下,涉案毒品实际亦是在公安机关的掌控下当即全部查获,未流入社会,未对社会造成现实的或迫切的危害。事实上,此种“特情引诱”之下的贩毒行为,客观上也不可能造成危害后果,不可能造成法益的侵害简言之,被告人陈一贩卖683.6克海洛因行为是否发生,何时发生,如何进行,完全公安机关决定和掌控本质上属于意志之外属于犯罪未能得逞的情形,因此,对于陈一第二次贩卖海洛因683.6克的行为,依法应当认定为贩毒罪遂。

二、关于被告人陈一贩卖毒品数量的问题,依法只能计448683.6克海洛因依法不应当计入贩卖毒品总量

被告人陈一第二次贩卖683.6克海洛因的行为,本质上属于公安机关针对其第一贩卖448海洛因犯罪行为展开抓捕行动的延续,系在“特情引诱”情况下发生的。从《刑法》规定犯罪是对法益的侵害之本质,以及罪行法定原则上来说,该“特情引诱”下的贩毒行为依法甚至都不应当被定性为犯罪行为。被告人陈一第二次贩毒行为,犯意的引起到着手实施犯罪行为,到涉案毒品被公安机关的查获,整个事态的发展过程全在侦查机关的掌控之中,至始至终客观上都不侵害贩毒罪所保护的法益,客观上此“特情引诱”的贩毒行为也根本不能犯罪得逞,属于客观不能犯。根据刑法理论及司法实践,辩护人为侦查人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侦破案件,但只能以犯罪分子本身的犯罪数量作为定罪的依据,而不能以侦查机关引诱的犯罪数量加重对犯罪人的刑事处罚,否则违背刑法规定的犯罪是对刑法保护的法益的侵害之本质、罪责刑相适应、罪行法定等诸多基本原则。因此,被告人陈一贩卖毒品的真实犯罪数量只能计448克,而第二次的683.6克不应计入其犯罪数量总量之内。

三、关于被告人陈一贩卖毒品罪的量刑问题,基于存在法定从轻或酌定从轻的多种情形,辩护人认为法院应当在十五年以下判处陈一有期徒刑。

(一)如上所述,被告人陈一贩卖海洛因的行为,依法构成贩卖毒品罪。但鉴于其贩毒行为未遂,依法应当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

(二)被告人陈一贩卖683.6克海洛因的行为,属于典型的特情引诱犯罪,根据相关规定,在量刑时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的规定,特情引诱是指特情在介入侦破案件中有对他人进行实施毒品犯罪的犯意和数量的引诱。特情引诱犯罪系指为了获得对某一公民提起刑事诉讼的证据并顺利地对其实施抓捕,刑事侦查人员或者他们的代理人(“眼线”)运用一定的手段引诱该公民实施犯罪行为的情形,俗称“警察圈套”。被告人陈一贩卖683.6克海洛因的行为属特情引诱犯罪,这是毋庸置疑侦查机关在其起诉意见书中,以及公诉机关在其起诉书中,对此也是直言不讳。

被告人陈一贩卖海洛因683.6克的行为,不仅属于“数量引诱”,更是属于“犯意引诱”。“犯意引诱”是指行为人本没有实施毒品犯罪的主观故意,而是在特情诱惑和促成下形成犯意,进而实施毒品犯罪。本案中,被告人陈一原本没有贩卖683.6克海洛因的主观故意,其是在侦查机关设下警察圈套”后,由“眼线”杨二主动打电话给其介绍购买人——特情人员,随后由特情人员主动联系被告人陈一并提出购买毒品的要求,在特情人员的再三要求下才形成的犯意。案件查明的事实亦可说明,在“眼线”杨二介绍买家(特情人员),特情人员直接向被告人陈一提出购买毒品之前,被告人陈一并不持有毒品,根本无再次贩毒的犯罪意图。直至公安机关设好抓捕之法网安排特情人员(买家)提出购买毒品请求后,被告人陈一才从其上线出进购涉案毒品用于出售给特情人员。由此足以说明,侦查机关在本案中对被告人陈一贩毒的引诱,属典型的“犯意引诱”。

侦查机关对被告人陈一贩卖683.6克海洛因的引诱属于典型的“数量引诱”。特情人员向被告人陈一贩卖提出购买700克海洛因的数量完全是由公安机关的根据案件定罪量刑的需要提出的,是由公安机关决定的,数量的多寡完全取决于公安机关事先的设定。虽然在此过程中被告人陈一抽取了其中的10多克用于自己吸食,但这在根本上也改变不了贩卖数量系由公安机关决定并向陈一提出的事实。   

根据上述《纪要》第二点第(三)项关于毒品案件中特情引诱犯罪问题“因特情介入,其犯罪行为一般都在公安机关的控制之下,毒品一般也不易流入社会,其社会危害程度大大减轻,这在量刑时,应当加以考虑”等相关规定,对被告人陈一贩毒系特情引诱犯罪之事实,在量刑时应予以充分考虑,依法对从轻或减轻处罚。

(三)被告人陈一“特情引诱”下贩卖683.6克海洛因不应当计入其贩卖毒品之总量亦构成其依法应当或可以从轻处罚的重大理由。

(四)除上述情形之外,被告人陈一具有的如下情形,亦应当成为依法应当从轻或可以从轻处罚理由
    1、被告人陈一贩卖的毒品全部被收缴,未流入社会,没有给社会造成实质性的危害。根据《纪要》精神及有关司法解释之规定,辩护人建议法庭在量刑时对此予应以充分考虑,酌情从轻处罚 
    2、被告人陈一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同时明确表示不再犯,有悔罪表现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陈一在侦查机关侦查过程中,如实供述其全部犯罪事实从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到庭审,被告人陈一对其罪行一直供认不讳,当庭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
    3、被告人陈一系吸毒人员,也是因为家庭困难、没有稳定工作、再加上法制观念淡薄,才走上以贩养吸的犯罪道路的,其行为并不以牟利为目的,主观恶性小。根据《纪要》的精神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就被告人陈一的犯罪行为,在量刑时从轻量刑。

以上意见供合议庭充分考虑和采纳,谢谢

——钟英 律师

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二〇一八年七月三十日

 

文章录入:admin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分享 |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gzjzxls.com 版权所有: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黔ICP备18011291号-1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1707号
    地址:贵阳市花果园中央商务区7号楼21层24号 电话(传真):0851-86901641 技术支持:狼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