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法律新闻 业内动态 律师风采 案例展示 业务范围 法律法规 研究交流 法治随想 在线问答 联系我们
点击排行
·范述喜律师受聘担任贵州省第一人民检察院听
·乡村振兴让乡亲们过上好光景
·《刑法修正案》续
·九紫星律所召开2021年终工作总结暨消防知识
·九紫星所律师受邀为天柱县邦洞街道党员培训
·龙某智开设赌场罪案辩护词
热点图片

范述喜律师受聘担任贵

九紫星律所召开2021年

九紫星所律师受邀为天

韦豪章 实习律师
推荐信息
·全款购买的商铺被房开抵押 业主的利益唯盼政
·贵州兴商律师事务所名称变更为贵州九紫星律
·制度的魅力
·11岁白血病女童起诉母亲索要30万元抚养费治
·范述喜:集广博与专业于一体的资深律师
·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法律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律师|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 法治随想 >> 正文
  详细内容  
龚卿辱苗:将永远钉在中国历史的耻辱柱上!
市长辱苗道歉无诚意 秋后算账公安成帮凶
作者:范述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911    更新时间:2016/11/18
 
         我昨天看了云南文山苗家姑娘王苹的遭遇及其控告,无比的愤慨。文山市龚代市长辱苗事件还在继续发酵,尽管做出了勉勉强强的调查结论,龚本人也作出了不情愿的道歉,纪委部门还作出了应付式处理,苗族同胞稍微感到安慰。可是文山公安却借故抓人,又引起苗族同胞的不安和忧虑。据了解,公安对被抓的人就反复审问两个问题,一是哪个将龚代市长的会上讲话给捅出去的,二是几个人拉横幅是谁指使的。难道龚的辱苗言论不该捅出去么?!捅错了吗?!按理,会上就应该当场抵制、反对、批评龚的违反政治、违反法律的错误言论。拉横幅无非是表达意愿,表示不满,有错了吗?违法了吗?没有!即使认为这行为不妥,劝告疏导则可,何必动用数十警察对一个弱女人如此下手么?!要秋后算账,也为时过早嘛,秋都还没到嘛,龚代还是个代字嘛!看来,龚卿辱苗事件似了非了,他们到底还要干什么?!从追问谁如何捅出龚的辱苗言论看,文山并没有真正认识到龚辱苗言论的错误及其事件的严重性,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其实,龚的辱苗言论,不仅仅是个政治问题,还是一个法律问题,可追究其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的刑事责任。
    刑法第二百四十九条规定“ 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罪侵犯的客体是民族平等。我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我国宪法第4条规定:“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民族平等是宪法平等原则在民族政策方面的体现,有两个层次上的含义:一是各民族权利平等,即各个民族在政治上、法律上的平等,这是较浅层次上的民族平等;二是各民族间事实上的平等,即各个民族在经济、文化等发展水平上的一致,这是深层次的民族平等。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的客观特征主要表现为行为人故意实施的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的行为。煽动,就是蛊惑人心,以鼓动、劝诱或者其他方法,促使某一民族群众对其它民族产生仇恨、歧视等情绪或心理,或者采取一定的敌视行动。 龚辱苗言论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情节严重,影响恶劣。说其主观上不是故意的根本说不过去,不可信。作为市长在政府工作会议上发表这样的言论,其作为民族地区工作的领导不可能不懂得民族问题的敏感性,特别是作为法律、民族性专业博士的他更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番言论的政治影响和法律后果,而且他的这种偏见、仇恨、歧视由来已久。虽然在文山当下的政治生态、政治环境和法治环境要追究 龚的刑事责任几乎是笑话,但其犯罪性质和犯罪后果不得不严肃的指出来。    
    至于公安的违法抓人审讯 ,主要是护主心切,实则助纣为虐,充当报复工具。
    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民族关系,关心少数民族,党的民族政策是英明的,苗族与党的鱼水关系是不容许任何破坏的。不管怎么说,龚卿辱苗已经成为中国历史的大事件,他身为民族自治州首府所在地的市长,民族和法律专业的博士,因辱苗而遭受纪委的通报问责,堪称中国侮辱少数民族第一人,将永远钉在中国历史的耻辱中上!龚卿辱苗,文山现象,我们相信才是真正让“北京是不会答应的”!
    
    下面,将云南文山苗家姑娘王苹的控告附于后:
 
                                     
     侮辱苗族被处分的文山博士市长,秋后算账何太急??!!

    我很无助!!!我很愤怒!!!我很绝望!!!一个苗家姑娘无助、愤怒、绝望的怒吼响彻在云南边陲文山州的云霄、响彻在华夏大地的天际!天理何在呀!!!法律的尊严何在呀!!!为什么缺乏党性素养的代理博士市长龚卿出言侮辱我们苗族,纪委却才给他不痛不痒的通报处分,而我王苹这个弱小的苗家姑娘为了维护民族尊严,却被文山市的警察欺负!!!党呀,伟大的母亲,你在哪儿呀!!!您知道对您感恩戴德、日夜歌颂您的苗族人还被您领导下的公仆凌辱吗!!!这些警察,是不是代理市长龚卿派来的呀!!!秋后才几天??他侮辱了我的民族,却不思悔改,又要算账了吗??共产党的天下,咋有你们这群人呀!!!法律在你们眼里,还有神圣可言吗!!!

    我在宪法范围内维护民族的尊严,却被你们传唤两次,我身心疲惫,痛苦难以言说。对你们这群知法犯法执法者的行为,深表谴责!!! 

    第一次被传唤是在2016年10月31号晚上12点左右,十多名警察涌入我住宿的房间,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及传唤证,强行把我带离房间,到楼下又发现楼下还有十多位警察。你们对付我一个瘦弱的苗寨姑娘,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吗??有必要这样浪费纳税人的钱吗??到了派出所,你们问我知道有苗族同胞给文山州政府递交游行申请书吗?是谁组织的吗??我真为你们感到悲哀呀!!悲哀呀!!悲哀呀!!难得你们是法盲吗??我为我的同胞依法维权深感自豪!!!我的同胞依法向州政府提出游行申请,抗议文山市代理博士市长在政府办公会议上胡言乱语给苗族人民带来的伤害,我的同胞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都深深敬重法律,都懂得把自己的言行置于宪法许可的范围内??而你们呢??想要公报私仇吗??想要替他人做打手吗??在你们眼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是不是在偏僻的文山边陲就可以让它失效呢??面对你们这群没有道理可讲的仆人,我很是悲催呀!!!对法律绝望呀!!!难道在你们这群执法者眼里,法律只是对付老百姓的吗!!!你们眼里还有人民吗!!!你们是帮人民做事,还是帮违反党性的代理博士市长做事!!!万分无奈,只有默默跪在地上,流着泪水,祈求苍天替我主持公道呀!!!苍天,您听见我悲伤的声音了吗!!!
    第二次又被你们传唤是在2016年11月10日。那天早晨6点多钟,你们十多个警察鱼贯而入阳光外滩“意发宾馆”301房间,你们的队伍依然庞大,你们依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及传唤证,同时你们还翻箱倒柜,把我的私人物品翻得七零八落。接着就被你们强制带离,在7点20分被带到新平派出所。你们审讯的震撼式的威严吓得我这个从苗寨出来的姑娘目惊口呆、双耳失聪,只依稀记得说我涉嫌指使什么事情,在极度恐惧中,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的脑海里全部是妈妈的影子,好想好想告诉妈妈,我好害怕!!!默默念着我的妈妈,要是我死了,希望她每年能摘朵小白花送给我!!!
    你们警察连续十多个小时不停地审问我,你们车轮大战地换了很多次人审问我,你们的话题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代理市长龚卿、也没有离开过11月9号晚上在路边挂横幅的事情。你们到底是不是代理市长龚卿派来打击我们苗族的呀???!!!龚卿本人在向苗族同胞的道歉信里不是说“通过深刻反省,自己确实存在语言不得体、举例不恰当、用词不严谨的地方,客观上造成了对苗族同胞情感的伤害。”了吗???!!!他党性素养不足,为何组织不强行把他带到党校,让那些大教授给他上党课,加强他的党性教育呢???为何反而把依法维权的苗族弱女子传唤呢???我深深地质疑,你们还是人民警察吗??人民的警察吗???你们是在保护人民,还是在保护官员呢???!!!
请问你们警察及代理市长龚卿,11月9号晚上在路边挂横幅的事情,我们横幅的内容违反了哪条党纪国法???我们苗族人民是在爱党爱国、遵守宪法的基础上去表达我们的抗议,我们错在哪儿呢??我们横幅的内容,只是谴责代理博士市长龚卿破坏民族团结,你们依据什么法律这去打击我们合法维权的苗族人呢???退一步说,如果代理市长要是觉得我们是在诽谤他,而他本人是个无比忠诚的、具备高党性素养的领导干部,这也是个自诉案件呀,他可以去法院起诉我们呀,关你们警察何事??!!在强征土地中有你们警察的影子,在龚卿事件中也有你们警察的影子,拜托你们,去把法律书拿出来翻翻呀!!!习总书记自十八届四中全会就贯彻了依法治国的伟大精神,你们咋能背道而驰呢!!!
你们警察如雷贯耳的吼叫声、如牛眼外凸的眼睛瞪着我,强迫我告诉你们手机密码和微信密码。后来你们擅自修改了我的微信密码,你们知道你们的行为是违反法律的吗??法律规定你们警察,就可以随意侵犯我的隐私权吗???!!!无限悲哀,我还活在法治社会吗??我还活在一个法治化的国度里面吗??!!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还能算是人民吗??!!
    你们白天轮流审问我,夜晚也彻夜在审问穿着单薄的我,一天一夜,没有喝一杯水,没有吃一颗米饭,肚子又疼又冷,浑身颤抖。你们知道吗?要是我妈妈在身边,她会保护我,更会无助地跪下来求求你们这群高大而又高贵的警官们!!!你们彻夜的审讯,你们有的警官困意难耐闭眼睡着。而我坐在冰冷的带着铁链的椅子上,肚子剧痛,处于经期的我,又冷又饿又困又累又发抖,你们的女警察看到我捂着肚子,也没有问一句。你们好冷漠呀!!!我好悲伤!!!未经法院审判,我不是犯人,你们知道吗??你们保障过我的基本合法人权吗??
11日的黎明都来临了,而我还在绝望的黑暗里哭泣,你们谁能感受到我的绝望呢??要是你们的子女有一天也被这样,你们还能如此淡定和冷漠吗??你们扣押了我两部用于工作的手机,你们也没有给我开具一式两份的扣押单,你们知道你们的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吗??我想要抄录几个家人的电话号码,可是你们大吼大叫的声音,让我胆战心惊,精神几近奔溃??普通人活着,本身也就不容易,而我此时的活着,犹如苟延残喘,好悲催呀!!!
    走出派出所,时间已经将近9点了,你们已经扣留我将近26个小时。文山的警察,你们目无法纪,法律规定传讯能超过24小时吗??到宾馆时进入房间,精神彻底奔溃了,泪水滑落脸颊。我把头埋进被子里,放声痛哭,泪水湿透了床单。持续几天,我病倒了,四肢无力,肝肠寸断。
    直至今日,我多次去要求警察归还扣押的物品,但是被他们以各种借口拒绝归还。无限悲伤呀!!!还在等待我上课的孩子们,老师不是故意失踪呀!!!老师还活着,还在卑微地活着!!!要是还能继续活着出现在你们面前,老师的欢声笑语,依然会陪伴你们度过快乐幸福的童年!!!!!!        
                                                                                        云南文山苗家姑娘王苹                   
                                                                                                  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文章录入:admin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分享 |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gzjzxls.com 版权所有: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黔ICP备18011291号-1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1707号
    地址:贵阳市花果园中央商务区7号楼21层24号 电话(传真):0851-86901641 技术支持:狼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