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法律新闻 业内动态 律师风采 案例展示 业务范围 法律法规 研究交流 法治随想 在线问答 联系我们
点击排行
·范述喜律师受聘担任贵州省第一人民检察院听
·乡村振兴让乡亲们过上好光景
·《刑法修正案》续
·九紫星律所召开2021年终工作总结暨消防知识
·九紫星所律师受邀为天柱县邦洞街道党员培训
·龙某智开设赌场罪案辩护词
热点图片

范述喜律师受聘担任贵

九紫星律所召开2021年

九紫星所律师受邀为天

韦豪章 实习律师
推荐信息
·全款购买的商铺被房开抵押 业主的利益唯盼政
·贵州兴商律师事务所名称变更为贵州九紫星律
·制度的魅力
·11岁白血病女童起诉母亲索要30万元抚养费治
·范述喜:集广博与专业于一体的资深律师
·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法律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律师|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 业内动态 >> 正文
  详细内容  
西部律所律师数量仅占全国两成
作者:记者周斌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    点击数:1906    更新时间:2013/4/24
 

http://www.law-lib.com  来源:法制日报


西部律所律师数量仅占全国二成  
省内发展亦不平衡年轻律师生存状况堪忧 

  本报北京4月15日讯 记者周斌 目前,全国共有律师事务所近2万家,执业律师23万多人,律师主要集中在经济较发达地区的大中城市。西部地区有律师事务所4000余家,律师4.3万多人,占比均为全国的20%左右。
  据了解,近年来,西部地区律师事业得到了长足发展,西部律师克服种种困难,努力为政府、企业和群众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在促进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和谐稳定、民主法制建设和民族团结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由于西部地区自然环境较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对滞后,目前存在着律师队伍数量严重不足,业务素质亟待提高,律师事务所办公、交通等条件十分有限,开展业务活动非常困难等问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有关负责人今天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些都影响到了律师职能作用的发挥,阻碍了西部地区律师行业的发展,制约着整个律师行业的均衡发展。
  据介绍,东西部地区律师发展不均衡,西部地区省份内部发展也不平衡,律师都往省会城市、中心城市集聚,一些县仅有一两个律师甚至没有律师;西部律师服务领域狭窄,主要集中在传统的业务领域,非诉业务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涉外法律服务基本处于空白状态;规模化专业化程度低,10人以下律所占多数,“万金油”为西部律师执业普遍形态,高素质律师人才不足;年轻律师生存状况堪忧。
  针对西部律师存在的现状,全国律协和各地律协积极行动起来,采取输血造血并举,通过推动地方政府设立专门法律服务基金购买法律服务,加大东部律师对西部律师的援助和扶持,组织西部青年律师到东部律所交流培训等一系列举措,推动西部律师行业发展。今年3月底,全国律协决定实施“律师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业务创新拓展工程”,明确要求围绕西部大开发、边疆地区扶持等国家发展战略,创新拓展西部法律服务。
  据悉,2013年,全国律协将在律师行业实施“五大工程”,即服务创新工程、执业环境改善工程、业内民生工程、律师素质提升工程和行业管理体系建设工程,其中涵盖了大量推动西部律师行业发展、扶持西部年轻律师成长的内容,西部律师行业将迎来发展的黄金时期。

  缺人脉案源少普遍羡慕北上广人虽在心已飞  
  贵州宁夏青年律师快揭不开锅了

  □西部律师发展状况调查·现状篇 文/图本报记者李恩树


  “先活下去,再做选择”。在西部,这是许多老律师对刚入行年轻律师的第一句忠告。
  和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不同,受制于经济发展,西部律师尤其是青年律师生存状况堪忧。阳春时节,从西南到西北,《法制日报》记者分赴贵州、宁夏走访调查,试图还原西部青年律师的最真实现状。

  两个梦
  年薪十万向东走
  文晓敏站起身时,掸了掸深色西装上的褶皱,使衣服更加笔挺。
  执业律师通过着装传递给客户的信任感十分关键。尤其对于28岁、入行不到两年的年轻律师文晓敏来说,则更为重要。
  未婚妻特意拿出600多元为他置办了这身西服套装,再加上百元左右的衬衣以及一双100多元的皮鞋,文晓敏顿时“成熟”起来,律师范儿十足。然而,这身近1000元的行头,花了他月收入的一半。
  文晓敏目前在贵州省安顺市的贵州天云律师事务所执业。安顺地处贵州中西部,被称为“黔之腹,滇之喉,蜀粤之唇齿”。
  虽然安顺是贵州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但受制于整体地理环境,相比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安顺的经济总量相差甚远。与经济发展程度息息相关的律师业,亦是如此。
  “有机会就到东部去看一看。”和大多数西部律师一样,文晓敏眼神中透露出对东部的向往。
  文晓敏来自安顺市普定县农村。从贵州民族学院法学专业毕业后,来到律师事务所实习。2009年刚实习时,文晓敏没有底薪。他清楚地记得,第一个月没有工资,第二个月挣了1000元,交了500元房租后所剩无几。
  即便在正式执业后,情况也没有好转,文晓敏遇到了所有西部年轻律师一样的问题——案源太少。案件数量的多少和律师收益直接挂钩,尤其是在非诉服务偏少、以传统诉讼服务为主的西部落后地区。
  寻找案源耗费了文晓敏大量精力,平时不联系的亲戚、同学、朋友,都被文晓敏“启动”起来。
  如今情况略有好转,文晓敏平均每月能接两起案件,还包括一些指定的法律援助案件。在安顺,办一起刑事案件的法律援助有500元补助,“有时,一起案件到法院复印卷宗就要花去200多元,补助费用只够成本。”文晓敏粗略估算了一下,法律服务费加上法律援助补助,他的年薪约为两万元,这在安顺市处于中下等水平。
  大部分没有人脉资源的年轻律师都是如此,文晓敏形容,他那些在贵阳当律师的同学“都快揭不开锅了”。在外人看来,律师行业和低收入画不上等号。甚至在文晓敏的准岳母那里,他还一直虚报着自己的收入,“否则,人家哪同意把女儿嫁给我”,文晓敏半开玩笑说。
  文晓敏的未婚妻在安顺市一家私立学校任教,月收入比他高,家庭条件也比他要好,准岳母一度认为,干律师是“歪门邪道”。
  但文晓敏并未对此耿耿于怀,他始终认为自己是“潜力股”,在他的5年规划里,一方面要去东部“充电”,另一方面要迈入“十万元年薪”俱乐部。

  先求活
  啥案都接不能专
  三十而立。1983年出生的栾剑,却没有立起来。
  他和父母住在贵阳花溪区靠郊区的房子里,每天要坐1个半小时公交车跨越20多公里路到市中心云岩区上班,每天往返两元的公交车票他都攒着,因为可以报销。
  毕业于贵州大学法律专业的栾剑,2009年通过司法考试,2011年在贵州辅正律师事务所正式执业,目前在贵州省律师协会农民工维权工作站担任专职公职律师。
  维权站由贵州辅正律师事务所牵头,组织专职公益律师和工作人员负责日常工作,还有贵州省内多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自愿参与协助维权工作,无偿为农民工维权提供法律服务。
  维权站不向农民工收取任何费用,运营成本来自中国最大的公益法律服务团队“致诚公益律师”。
  很少有律师愿意把时间和精力全花在当专职公益律师上。因为,在维权站不管接多少案子,每月仅有固定收入2000元,扣除保险等,拿到手的只有1600多元,这在贵阳可谓杯水车薪。
  但栾剑却一干就是两年。他的考虑是,如果做社会律师,头几年只能“跟在资深律师后面跑腿儿”,还要到处找案源,但做专职公益律师,不用为案源发愁还能独自处理案件,可以迅速积累经验和人脉资源。
  在维权站,栾剑每年有几十件案子,每件他都倾力去办。他曾处理过多起因农民工维权引起的群体性事件,最终,这些令政府头疼的案件全部平息,农民工的权益也得到了充分保障。
  每当成功处理完这类案件,成就感总是油然而生,但喜悦感却稍纵即逝,因为栾剑无论成功办理多少这种案件,每月的收入也只有那2000元。收入甚至成为其婚姻路上的障碍。相亲时,听到他一个月挣那么少,许多姑娘打了“退堂鼓”。
  反观社会律师做商业代理,一起案件可能有两三万元代理费,这多少让栾剑感到些许“心理失衡”。
  “贵州律师要先活下来,只能什么案子都接,不能特别专。”贵州道援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贵州省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汪军宽慰栾剑说,“司法机关有时会为难律师,但对公益律师,法官会高看一眼”。
  良师兼益友汪军的一席话,说到了栾剑的心坎里。这,或许是栾剑继续当专职公益律师的重要原因之一。
  来自外界的信息一直冲撞着栾剑的内心,他到北京开会时听说,北京、上海、广东等地专职公益律师的收入不会低于当地公务员。
  相比较北上广,贵州公益律师的机会显然要少得多。到东部还是留在西部,成为社会律师还是继续从事专职公益律师,种种问题摆在面前,而立之年的栾剑必须作出选择。

  多无奈
  律师想当公务员
  “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张慧武办公桌旁的墙面上贴着一张便笺,上面罗列着人身损害赔偿涉及到的各种费用。她笑称:“年纪大了,怕记不住。”
  张慧武是宁夏大光明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虽然已经38岁,却是个“新兵”。
  1997年,张慧武从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毕业,回到家乡宁夏固原后,就在宁夏萧关律师事务所做内勤,每月仅拿200元。
  在长达10多年的内勤生涯中,张慧武从来没放弃“要通过司法考试”的想法。2010年,她终于如愿。
  当律师的艰辛,张慧武心里有数。她亲眼看到许多年轻律师离去,有的去东部冒险,大部分考到检察院、法院,当了公务员。
  执业环境差是促使这些人离开的另一重要原因。有时办案,张慧武甚至要看书记员的脸色。一些案件,法院不立案,也不会出具不立案裁定。张慧武会让当事人索要不予立案裁定书,因为当事人比律师管用。
  执业的第一年,张慧武参加庭审时,法官当着当事人面教训她,这让她十分尴尬,“法官的不尊重,会让我们失去当事人的信任”。
  张慧武不爱随身带名片,甚至不愿意给别人名片,觉得“不好意思”。
  和律师朋友交流多了,张慧武发现,经济越发达的地区,律师执业环境越有保障,司法程序也更为合乎规矩。反倒是西部一些经济落后地区,司法存在一定的随意性。
  律师需要不断补充新知识,张慧武希望可以有组织地接受行业培训,学习发达地区律师的执业经验,但这种免费的、高质量的培训却少之又少。
  其实,张慧武通过司考的最终目的并不是做律师,而是想借此进入公务员队伍。对于拖家带口的张慧武来说,公务员“金饭碗”无疑是最佳选择。但因为年龄超过了35岁,无奈之下只好当律师。
  执业1年多的张慧武,去年收入大概有3万元,其中法律援助案件补助占了一半,这等同于固原刚参加工作的公务员工资。
  虽然挣得不多,但张慧武很知足。毕竟她已经从月入200元的内勤变为了月入2000多元的律师。

  许心愿
  早晚会有案房车
  埋着头,向前走,寻找我自己。走过来,走过去,没有根据地……
  葛涛最爱这首《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很少有人能靠读书走出大山,但葛涛做到了。
  葛涛的家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同心县新庄集乡活龙沟村。村里的人靠天吃饭,葛涛的家就在沟里的两口土窑洞中。1999年,活龙沟村整村搬迁至吴忠市郊的红寺堡区,葛涛成为红寺堡区中学首届学生。
  后来,葛涛考到河南的一所大学。2009年毕业后,做过销售、饭店服务员,其间参加了司法考试,但没考过。
  2009年年底,葛涛应聘成为红寺堡区司法局公证处工作人员。2010年的司法考试,葛涛以8分之差再度落榜。他申请了C证,挂在当地一家律师事务所。
  2011年,再次参加司考的葛涛终于通过。父母、亲戚希望他去考公务员,而公证处的同事和当法官的同学建议他做律师。
  这让葛涛十分纠结,虽然内心更倾向于做律师,但由于生性不善言辞,让葛涛对自己的律师未来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纠结多半年后,葛涛来到同学推荐的宁夏石嘴山市塞北律师事务所工作。
  葛涛在律所二楼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一住便是1年。“主任对我挺好的,他知道我家庭条件不好,便让我在律所免费住”。葛涛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因为如果在外面租房子,至少要每月500元,相当于他四分之一月薪。
  父母为葛涛在红寺堡付了一套房子的首付款,但20年的房贷需要葛涛承担,每月还款1100元。房贷的压力,让葛涛几乎没有娱乐活动或其他消费。除此之外,葛涛还要攒钱去看在吴忠市一家乡镇医院工作的女朋友。300公里的路途坐大巴车要花4个半小时,往返一次116元;选择坐快速客车,时间会缩短到3个小时,但要花142元。为了省钱,葛涛从来都是选择前者。
  两地恋爱还是出了问题。女友想让葛涛回吴忠市发展,而葛涛坚持留在石嘴山,两人最近一次会面以吵架告终。
  葛涛也想去北京、上海闯一闯,他在QQ上经常和在广州做律师的同学聊天。他发现,石嘴山的业务以婚姻家庭纠纷、人身损害赔偿类诉讼代理为主,但大城市的业务种类繁多。
  一面是“找案源找到头疼”、“每月不发工资就没饭吃”,另一面则是,执业6年的女同事买了房买了车,苦痛煎熬和成功故事共同刺激着这名年轻律师。
  “不管怎样,我已经坚定了做律师的信念。”葛涛说,“往后的事情,就走着看吧”。


  西部青年律师圆梦尚需政府搭台

  短评 李恩树
  宁夏回族自治区律师协会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40岁以下律师约占宁夏律师总数的70%,青年律师是目前宁夏律师群体中的主力军。70%的青年律师年薪在3万元至5万元之间,而那些给资深律师做助理的工薪制律师,年薪仅一两万元。
  数据准确反映出宁夏青年律师的生存现状,这一现象在西北地区很具有代表性。而记者的调查采访也进一步印证,西部青年律师普遍面临低收入和执业环境困难窘境,社会地位偏低,没有职业归属感,生存状态堪忧。
  一方面,西部青年律师案源很少,生活在本地老律师和东部发达地区律师的夹缝之间,有些甚至只能靠办理法律援助案件的补助为生;另一方面,西部高尖端律师人才外流严重,造成本土缺少顶端人才,有些业务无法开展。
  虽然困难重重,但西部青年律师的数量却在不断增加。这表明,越来越多的年轻律师意识到,律师逐渐饱和的东部不一定是“圣地”,经济发展较慢的西部,却是大有可为的热土。
  如今,中央优惠政策持续向西部欠发达地区倾斜,西部各地的经济活力呈逐年上升趋势,青年律师确实可以大显身手。在机会面前,西部青年律师的希冀,尚需要政府为他们提供更广阔的平台,比如为他们增加专业培训机会,组织东西部律师进行更多交流,提高法律援助案件补助资金,通过机制鼓励他们不断进行专业能力深造等等。
  有了足够的政策支持和保障,西部经济发展的热土中,青年律师将大有可为。


  从业困境未阻西部律师服务社会

  本报讯 记者李恩树 记者分别从贵州省律师协会、宁夏回族自治区律师协会了解到,尽管从业环境、生存状况不容乐观,但仍有越来越多的西部律师积极投身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服务和谐社会建设,用实际行动助力平安中国建设。
  贵州律协“小额爱心基金”项目于2012年10月启动,首批13名受援人得到救助金24000元,该项目已在贵州全面展开。宁夏律协安排律师到“12348”法律援助咨询专线值班,实现法律服务民生方式的新转变。
  西部律师还以多种方式参与社会服务工作。贵州省铜仁市今年启动百名律师进乡村“干群联心室”活动,为村民提供一对一免费法律咨询和服务。宁夏律协成立由专业律师组成的医疗事故调解专家团,积极开展医疗纠纷调解。同时,加强对农民工、妇女儿童维权工作站和残疾人维权工作站的指导,鼓励律师无偿承担法律援助,办理诉讼案件7089件。2012年7月24日,宁夏银川成立信访法律事务服务中心,以党委、政府外第三方组织为上访人无偿提供法律咨询、评估和服务,用法律服务方式解决涉法涉诉信访问题。

文章录入:admin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分享 |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gzjzxls.com 版权所有:贵州九紫星律师事务所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黔ICP备18011291号-1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1707号
    地址:贵阳市花果园中央商务区7号楼21层24号 电话(传真):0851-86901641 技术支持:狼邦科技